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

我的根在淳安——淳安移民旌德记

两次移民,彰显移民精神 打小记事起,我就说我是淳安人,直到现在每次填表,籍贯栏还总是填上“浙江淳安”…

两次移民,彰显移民精神

打小记事起,我就说我是淳安人,直到现在每次填表,籍贯栏还总是填上“浙江淳安”。其实,我只是个淳安移民二代罢了,我父母亲则是地地道道的淳安人。

我家原本在淳安老县城不远的谏村乡谏村村,砖木结构的两层瓦房,前后院,院内种有许多花草、果树等。爷爷是教书先生,人称“江先生”。父亲兄妹六人,他排行老四,上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下有两个妹妹。我父亲在那个年代也算是个有文化的人,读了几年书,不幸的是兄长在解放前夕中风夭折,父亲也从此辍学。没过几年,爷爷离世,父亲成了家里唯一的男子汉,挑起了维持家计的重担。

我的根在淳安
我的根在淳安

我家经历过两次移民。第一次是1958年移民至浙江省寿昌。全家六口人,奶奶、父母和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当年迁移时,移民物资由商业部门折价收购,只带必需的农具、铺盖、碗筷,时称“一根扁担搬家”。奶奶在不久后的“共产风”中不幸去世。第二次是1963年,由于库外安置的移民生活十分困难,转迁至安徽省旌德县孙村,姑姑、舅舅和左邻右舍都一同迁往。

新安江移民大多数被安置在边远山区,我家1963年下半年到旌德县孙村猴形湾落户时,全家还是六口人,只是奶奶不在了添了个姐姐,生产和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交通不便,土地、水利条件差,寄住在一个三口之家的老人家里,房屋破旧而潮湿,足有百余年历史。第二年,在政府和村干部的关心和指导下,自己上山砍树,割草,搞砖头,在移民乡亲的互相帮衬下,盖起了三间毛草屋。我家和小姑家共十几口人就挤在了同一屋檐下,直到七十年代初,小姑家另盖了新屋,我家也由茅草屋翻盖成了瓦房,生活条件得到了改善。之后的数十年,在当地各级党委和政府的扶持下,淳安人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才智,艰苦创业,兴修水利,改田造地,改善交通、用电、饮水设施,通过两代人的努力,辛勤的劳动,生活质量明显提高,甚至比移民地的人生活质量要高很多。

我出生于1964年,随着时间的推移,从父母及姑舅们口中偶尔的流露,我才知道淳安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地方。谏村是乡政府所在地,我的祖祖辈辈都生活在那里,由于新安江水电站是我国第一座自己设计和自制设备的大型水力发电站,为了支援水电站工程建设,促进能源建设事业的发展,响应国务院移民号召,我家同29万淳安移民一样背井离乡,拖儿带女,挥泪告别故土,离开了美丽的家园,迁移至异地他乡。

这次移民,是中国水电建设史上大规模移民的第一次,淳安移民舍小家、顾大家的无私奉献、勇于牺牲的精神彰显了淳安人的“移民精神”。

乡音不改,民俗未变

父亲告诉我,移民是支持国家建设,虽然离开了淳安,但是淳安的乡音不能改,民俗不能变,这是我们的“根”,要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淳安,对我来说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熟悉是因为她常被父辈们念叨提及,是因为她有举世瞩目的新安江水库大坝,是因为她有赫赫有名的千岛湖风光。

我的根在淳安
我的根在淳安

故土之情浓于血,生活习俗仍旧沿袭着淳安风俗。我出生于移民后的第二年,可以说是土生土长的旌德人。由于受父母和长辈们的教育和影响,自小就学得了一口流利的淳安东乡方言,而且吃的饭是蒸的,面条是手擀的,粿是籼米做的,粽子是大个的枕头粽等等,清一色淳安风味;用的畚箕、稻箩,水桶、农具等都是淳安的样式,生产生活习惯也是沿用以前淳安人的习惯。

淳安移民融入到当地人中总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因为我们分了他们的田和山,我们的风俗习惯、做人做事的风格与当地人不太一样,到现在移民们还是按照自己的风俗习惯生活。现在在淳安移民多的村子,当地人的风俗习惯被淳安人感化了,有不少当地人还能说出一口流利的淳安方言。如果问当地的人对淳安移民的印象,他们除了说勤劳、能吃苦、有钱外,还有一个就是团结,抱团!

传统文化的有机糅合

淳安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建县前为歙之东乡和歙之南乡。淳安与徽州有着割不断理还乱的历史渊源。据史料记载,淳安属严州(睦州),与徽州同属新安郡,而严州和徽州的母亲河——新安江的名字就来源于新安郡。受徽文化的影响,淳安的古建筑白墙黑瓦马头墙全是徽派建筑,淳安方言和徽州方言同属徽语,淳安属徽语严州片,很多传统文化都属徽文化。

我的根在淳安
我的根在淳安

说到传统文化,我父亲江延根是安徽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旌德漆画的代表性传承人。这不能不说与淳安自古“惟蚕桑是务,更蒸茶割漆”和“徽州山区多漆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父亲自小聪明伶俐,学习成绩优秀,拿现在的话说就是“学霸”,而且特别喜欢画画。小学毕业就在淳安老县城上了初师,在淳安师范读书时,他的美术老师是上海美专毕业的邵老师,一直看好他,说他有画画的天赋,准备待三年师范毕业保送他去上海美专就读。由于家境贫寒,初师上了一年就退学了。邵老师觉得太可惜,于是决定自己出钱让我父亲继续读下去,不料父亲的胞兄不幸夭折,初师两年后还是不得不辍学,回家务农支撑家庭,一个画家的梦想就此破灭。

为响应国务院移民的号召,经历两次移民来到了安徽旌德孙村。几年后,日子慢慢趋于平稳,我父亲又拿起了画笔,而且做起了漆匠,那时农村的家具都是老式的,需要雕刻和绘画,与淳安的家具没多大区别,正好圆了他一心想画画的梦。由于淳安与旌德都盛产漆树,从此在师傅(民间艺人,擅漆画)的指导下开始学习漆画。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年的刻苦钻研学习,漆画技艺日臻娴熟。

我的根在淳安
我的根在淳安

1975年,在一个驻村工作组干部的举荐下,参加了县文化馆的工农兵美术创作培训,第一幅漆画作品《沸腾的新安江》,详细地描绘了新安江的美丽和大坝的雄伟、高大,寄托了他的思乡之情,这件作品经过县、地及省的层层筛选,在省城合肥隆重展出,得到了许多专业画家的褒奖。之后我父亲一发而不可收,拜新安江流域的山川水色为师,创作了《千岛湖秀色》《九华胜景》《年年望太平》《今日山村》等反应时代特色,寄托美好憧憬,深受老百姓喜爱的漆画作品。

我父亲已86岁高龄,他最后的愿望是想回老家(淳安),即使看不到淹没水底的谏村,也要看一看如今的美丽千岛湖。

(作者系旌德县文化馆书法干事:江强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07294949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704661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